凯翼文学 > 历史军事 > 异商 > 第二章祭典

第二章祭典

    因为那一丝期待,异商一整晚都没睡好。第二天早上动身去集市里看行人的时候,还遇到赌场的白毛老板还被嘲笑了一顿。

    没办法的异商带着熊猫眼开始“营业”。本来他准备只在这个镇上待一天的,结果因为中元节祭典他不得不再多待几天。

    就在准备闲逛的时候,就听到在一家胭脂店前,一个女子在那里抽涕,而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异商看了几眼准备离开了,结果反而那名女子倒是一把抓住异商的鸟杆在地上敲了两下。异商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关进了自己的结界,正要他准备打开结界的时候,那名女子又把他的鸟笼给抓住了。

    异商就这么满脸诧异地看着女子完成整个动作再加一个跪姿。异商还没反应过来呢,那名女子就说:“你要是不帮我,我就自杀给你看!”

    异商缓了一下把那名女子扶了起来,并从箱子里拿出一个椅子给她坐。异商安顿好她自己也坐在了箱子上:“你怎么知道我的?为什么找我?”

    那么女子并没有像异商所想象的那样平静下来,反而是像个老大爷一样理了理衣冠坐在了异商给的椅子上:“切~怎么和猫说的不一样,还以为你会吓得直接做地上呢。”

    异商握着鸟笼的手又紧了紧,虽然说他脾气算好的,但是总会有某些时刻会想要去“削”某些人,不对是妖。

    那名女子看异商没有什么反应,倒是把姿势摆正了,叹一口气,给了他一张照片说着:“这是我老伴儿,你肯定也知道我只是一缕魂,也没什么东西了,唯一能给的是压在赌场老板那边的一套地契。我和白猫老板说好,只要你能帮我找到我老伴儿,白猫老板就会把我的那份地契给你。”

    异商拿出一个糖人:“我都没看到实体,我怎么知道价格均等呢?我可不是白做的。”

    “我知道,地契价格绝对不会低,毕竟是在都城的地契。”

    “那也分很多种了,那我怎么知道?”

    “你也应该能知道我的身份,你还猜不到我的地契在哪里?”

    “我不想弄这些脑力活动。但是这次不放让我猜一下。你虽然在表现上是很顽皮的,但是你的整个的表现却依旧体现出了温文尔雅的样子,所以是有一定档次的。再回忆都城那边因为爱人自杀的那也只有兰大小姐了。”

    兰大小姐掩面浅笑,但也只是笑而不语。

    异商看她这样倒也知道是猜对了,但是他也不能因为一个人而破了几百年的规矩。他从箱子里掏出个两对钩子一样的东西。但是这个钩子形状奇特,一根线上两头都拴着个银质钩子,然后一共两根线,也就是一共两根线,四个钩子。

    异商在一根绳子的一个钩子上挂上从兰大小姐那里拿的照片,然后另一头勾子放在了在说话期间就已经拿出来的秤上,而另一绳子一头的钩子勾住了之前那个线的中间。奇怪的是异商把第二根绳子的另一头放进土里勾了一下,随后钩子就蹿了出去。

    兰大小姐对于异商的那个钩子早就已经看呆了,在窜出去的那一瞬间更是惊得合不拢嘴了。异商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兰大小姐合上嘴,调整了一下坐姿,开始仔细地观察起了异商。可能是因为之前来自赌场白猫老板的描述过于夸张以及片面,导致了她对于异商的形象产生了偏差。

    没过多久,这个钩子就回来了,但是回来的时候显得异常艰难。异商用力拉了拉才把钩子拉回来。钩子上带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回来了。异商打开盒子却没想到里面出现了一个喵头一样的东西,还没等他看清,就炸了。

    是的,炸了。异商吓的差点就把结界给打开了,还好他控制住只开了几个小孔用来把炸开之后出现的烟雾散去。烟雾散去之后,异商和兰大小姐灰头土脸地看向那个盒子,里面有两张纸。

    异商一张拿了出来,就看到样子特殊的一些扭扭捏捏、不是很好看的字,一看就知道是来自某个一天不皮个几次就不爽的小诺诺。纸上写了一句话,倒是让原本想这单交易结束之后去找白猫老板的西皮枫岚吐槽一顿的异商心情平复下来了,不再介意之前她的恶作剧。

    异商把刚才因为需要用而勾在钩子上的照片拿了下来放在秤上。然后再从刚才那个盒子里拿出剩下的一张纸放在另一边。

    这时候倒是兰大小姐觉得不解了:“异商,你为何直接就把地契放在了秤上。不需要先鉴定一下价格是否购吗?”

    异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前面的第一张纸递给了兰大小姐。兰大小姐锁紧眉头仔细地辨认这这些字迹:“放心,价格肯定够!本喵早就帮你鉴定过了,这个价值早就够兰大小姐找一人然后投胎到一个好人家,然后有一个好命了喵。不用谢喵~~~——赌场老板”

    也在这个时候,结果出来了,照片背面,出现了一行字:此人准备过奈何桥。

    兰大小姐看到这行字,就想赶紧下去,在老伴儿完全忘记自己之前。

    异商看到这样叹一声无奈,拦住大小姐,烧了一张纸下去。瞬间,使黑使白就出来了:“异商,我们还要为中元节节庆